不要轻易关注我。杂食。吃饭就吃饭,不要说其他事情。

solo/mendez just a little

凡是跟过mendez出外勤的人都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每次都差一点点,一点点。就是那么一点点,他们的头发都可以感觉到死亡镰刀挨着头发切过。
他们看着mendez茂密的头发,又看着偶尔镜子里自己的发际线,十分觉得这种运气非mendez莫属。

mendez也这么觉得,他刚刚好的买到了今天最后一个他爱的汉堡。他将公文包扔在一旁,从冰箱里拿出一听啤酒,他得双手开易拉罐,他可做不到那种帅气的单手开易拉罐,他咬了口汉堡,他坐在餐桌旁,看着桌上的纸袋,纸袋上还有一张字条。mendez知道那是谁溜进来留下的,大概是什么任务回来一起开这瓶好酒的之类的话。又喝了一大口的啤酒,mendez吃掉最后一口汉堡,站起来将纸袋子和之前的十几个袋子放在一起,这可占了mendez客厅的不少地方。
但是可能来不及一起喝一杯了,mendez隔天上班就接到要出外勤的通知,后面还有一群入职了有一段时间但是没有跟着mendez出过外勤的年轻人,他们油光水亮,西装革履,mendez怀疑这是不是最近的什么风气,他挠了挠毛茸茸的后脑勺,接过文件。

这回镰刀可割到了mendez的毛发,当然这是一个比喻而已,mendez付出了一点代价,一位接应新手一时疏忽,让mendez被挨了几下暴揍,甚至被粗鲁的甩到地上。但是年轻人反应及时,再晚一会那把开了槽的泛冷光的金属就不是稍微捅了一两厘米那么简单了。
那个年轻人不知道听了什么消息,有点害怕起来,紧紧扶着mendez。
年轻人你似乎搞错目标了,虽然我也很需要帮助,但是我觉得那位教授更重要一点。mendez安慰年轻人。
年轻人苦笑,他宁愿自己听到的八卦是假的。

可惜是真的。
mendez正脱了脏了的外套准备穿是病号服去检查体内有没有大问题,一个人咣的闯进来,跑到mendez身边。
solo发誓他得把这个男人做到出不了任务。
那天搞定任务他就赶紧往mendez家赶,却在半路被illya告知mendez出外勤了,沮丧的solo还是去了mendez家,在mendez的床上睡了一觉。对于mendez随便将美酒置于一旁的做法,solo觉得是mendez会做出来的事,他将酒都拿出来,耐心的把酒摆放到柜子里。solo正在听着伏尔塔瓦河,今天mendez他们应该就能回来,solo在冰箱里准备好了食材,他要给自己毛茸茸的爱人做一顿美味的晚餐,告别汉堡啤酒。gaby的电话响起来的时候他正准备撸起袖子做晚饭。
solo?
在呢,说吧。
你最好别收拾晚餐了,mendez暂时得转道去医院了......
gaby发誓solo慌到电话都没有挂,电话那头静了几秒就是跑起来的声音,最后是大门被关上的震动提醒她可以挂电话了。
solo发誓他一定要把mendez......

mendez握住solo的手,轻轻拍了拍,示意自己没有大问题。solo看到那个碍眼的白色绷带环绕了自己爱人的腰,它提醒他,solo同志你可差点失去了你的mendez。
屋子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solo没有敢抱mendez,他细心的看到mendez背上的淤青,肚子上也有。solo自己倒是经常被这样对待,他自己不觉得什么,但是出现在mendez身上,他有点心悸。没事了,我回来了。mendez看出solo的欲言又止,他抱住solo,环住solo。

年轻人等在门口,他可算看到那位著名的先生了,也更知道八卦的真实性。
保佑你,他的伙伴从一旁的房间里出来,脸上贴了创可贴,同情的看着他。

solo亲自给mendez套上病号服,陪着他检查身体状况,毕竟年龄在那里,不检查仔细,solo怕是不会放mendez出去。
mendez最终只吃到了solo做的美食。
本来可以更好的。
mendez靠在solo怀里。你还在就最好了。
solo再次搂住自己的毛毛熊爱人。

我还是把你做到出不了外勤吧。
回应solo的只能是mendez的一个肘击。

~~~~~~~~~~自娱自乐啦~~~~~~~~~~~~~
就不打tag了,这对真的太可爱了我的天。忍不住摸一篇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