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杂食。吃饭就吃饭,不要说其他事情。

清明节了,一点糖。写的渣。

神蛊温皇醒来时,闭着眼都知道酆都月还安睡在自己怀里。
睡着的酆都月倒没有平时的儒雅,脸上有些婴儿肥和红晕,气息浅浅。拂去几缕乱发,后颈处还有昨天晚上情至浓时,神蛊温皇吮出来的印子。
回忆起昨天晚上的酆都月,温皇微笑着。
似乎觉得肩膀处有点冷,酆都月又向温皇靠近了一点。神蛊温皇轻轻拉上被子,接着搂紧酆都月睡觉。
再次醒来,怀里已经空了,要穿的衣服已经放在一旁的椅子上了,厨房里传来锅碗瓢盆的动静。
楼主。
嗯。
酆都月这几天休假,穿着一件套头的卫衣,底下还是睡裤,鲜榨的豆浆和早餐摆好。
神蛊温皇看着酆都月随意扎起长发,整个人好像大学生,根本不像个在办公室里严肃的上司。

酆都月看着网上的旅游攻略,神蛊温皇也在看新出版的书。
清明节要出去玩?
嗯。
那就劳烦副楼主了。我也很久不曾走动了。
酆都月还没有反应过来,神蛊温皇又眯上眼睛休息了。
酆都月欣喜不已。
神蛊温皇不自知的翘起嘴角。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