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吃饭就吃饭,不要说其他事情。

在群里发了一份,太羞耻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天我的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酆都月其实很想认真工作,当然了,大部分时间他都是认真工作的,态度积极,获得众人首肯过的。
凡事总有一点意外。
酆都月靠在床上拿着平板看刚刚发过来的资料,一双手就环在了腰间。
神蛊温皇扔掉了那个抱枕,转而抱住酆都月的腰,又睡着了。
酆都月叹气,将毯子盖好,自己还是盯着平板。
平静了一会,那双手悄悄挑起衣服,滑了进去。熟练的找到地方,轻轻揉捏,酆都月立马软了身躯。
楼主......
酆都月看了眼神蛊温皇,他还是闭着眼睛。
鬼使神差的,酆都月翻了个身,吻了吻那双眼睛,大胆的向下亲了口唇。
温皇含笑睁开眼睛,细长眉目流转着些深邃的神色,盯着身旁的人。
酆都月无奈,放下工作,刚要摘下眼镜,温皇却阻止了 : 带着就好。
边说着,一边揉捏了一把酆都月的臀,充满意味的在臀缝那里摩挲着。这惹得酆都月深吸了一口气,他抓住那只手,眼神定定的看了温皇。
接下来,酆都月一点点的吻着神蛊温皇,从喉结处吻起,手指灵活的揭开扣子,腰带,拉链,还有自己的所有衣物。从枕头底下摸出一支药膏,盯着神蛊温皇的面庞,开拓着自己,刚刚将那昂扬起的事物塞进一个头部,一双手就猛的按住自己的腰往下一坐,酆都月被撑的有些微胀痛,不禁仰起了脸,双手撑在温皇腹部。
好一会,酆都月才适应过来,他缓缓地移动臀部,感受到温皇因为腹部用力而更加凸显的腹肌,倒是有些红了脸。
温皇欣赏着眼前美景,身下配合的抽动,抓过酆都月的一只手,轻轻的咬了咬他的手腕,再一路舔到掌心,然后将中指和无名指含在嘴里。
那是他刚才开拓自己用的两根手指 ! 酆都月脸色红的厉害起来,偏偏这时温皇加大了力度,些许惊讶羞耻和身体的酥麻,让酆都月没有止住的气喘了一声。
为什么不享受这乐趣呢?温皇放过那只手,将它放在心口的位置,双手紧紧钳住酆都月的腰,只停了一瞬。
酆都月仿佛看到了神蛊温皇眼里一点笑意,但是后来他却没有心思去想为什么楼主要笑了。

神蛊温皇摘下沾了一点点液体的眼镜,将浑身泛着粉红的酆都月抱到放好水的浴池里,自己也脱掉衣服,坐到里面,仔细清洗着酆都月。
里里外外弄干净后,怀里的酆都月恢复了一些体力,轻轻推了推温皇,然后起身拿过一旁的毛巾擦了擦,浴袍穿上,扶着墙出去了。
温皇脸色没有多少变化,放干净池子里的水,独自淋浴完,推门就看见酆都月抓着资料睡在已经铺了新床单的床上。
抽掉手里的资料,盖上被子,神蛊温皇打开电脑,这一切动作都只让酆都月的大眼睛微微睁开了一点,等温皇抓起笔修改一些细微的地方时,他才堪堪入睡。
唉,我的副楼主对工作太认真也不是好事啊。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