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杂食。吃饭就吃饭,不要说其他事情。

好像...OOC了.......任酆......把握不好......失败......

十二月,寒气逼人骨髓,雪早已下了好几场。
酆都月坐在暖阁内,对着一张字条和一本书册,提笔在一旁写着。修长的手指握住纤细的笔杆,落下飘逸的字来。偶尔鬓边的发滑落,也不高兴去理了,没人在。
还珠楼放了几天假,众人都窝在自己屋内,感受难得不用奔波的温暖。
酆都月可不会放假。他还得为还珠楼清点许多东西,索性这几日宿在处理公事的暖阁里,衣衫不整,权当一种放松。

门被轻轻推开,酆都月知晓是送饭来的人,他坐在里间,丝毫不担心自己懒散的样子吓到楼中手下。酆都月躺在案几一旁的榻上,闭着眼睛想睡一会,然后再吃饭干活。
只是......
酆都月霎时睁开眼睛,看见静坐一旁的任飘渺,心头一跳,又镇定下来,缓缓坐起,拾起一旁的外衣披着。
任飘渺不说话,只拿着案上玉环缓缓摩挲。
气氛极安静,窗户开了一条缝透气,大雪飞落,远处迷茫的看不清,地上搁置的炭炉噼吧响了,蹦出一点火星。
酆都月知道偷不了懒了,拿起笔又写起来。
女手下敲了门,端了托盘进来,拿走早上的托盘,然后悄悄退下。
任飘渺没有要动的意思,端坐在那里。副楼主只能起身去外间将盘子端进来,跪坐在榻上,正要开口询问。
免,我已吃过了。任飘渺羽扇轻摇,侧身躺下,阖目休憩。
酆都月内心乱麻一堆,这顿午饭吃得不是滋味。潦草吃完,又把托盘放到外间,看了看正在午睡的楼主,轻轻放下幕帘,将案几上的几本册子拿到一旁桌子上,取了笔墨接着工作。
写了不知多久,酆都月觉得天色有点暗了,揉了揉僵坐许久而略微有些酸的腰,扶着腰去一旁书架上找蜡烛。
任飘渺很有兴致的侧头看着自己的副楼主一盏盏点亮屋内烛火。暖黄的火苗,映照出酆都月有些肉感的脸,眉头蹙起,一茬白色短发弯曲着,未束发冠,只梳了一个松卷的发髻,趁着窗外一些亮色,可以看出副楼主的头发十分柔顺,垂落披散在外袍上。
酆都月最后点亮的,是任飘渺矮榻上的这盏。
可要上些茶点,天色将晚,还是楼主要回房歇息? 酆都月头也不抬的问。
副楼主这是要赶人了?任飘渺盯着酆都月。
不敢,既是如此,酆都月不打扰楼主了,告退。
嗯。说罢,任飘渺也随着酆都月起身。
酆都月一愣,收拾了桌子上的册子,分了个大概堆了几堆,吩咐了手下打扫屋子。
推开自己屋子的门,屋内温暖不已。
酆都月脱下外袍,将手上的发冠置于桌上,扶着桌子站了一会儿。

熄灭了屋内大部分烛台,酆都月拖着泡完澡的躯体躺倒在床,叹了一口气。
本来还有一些收尾工作,还想多做一会,不多时就会完成,看来只能明天了。
副楼主为这还珠楼鞠躬尽瘁,真叫我不知道如何感谢了。
酆都月急忙去开门。
任飘渺显然一副沐浴后的模样,信步走入屋内,鼻翼轻动,面容显然不是那么冰冷了,走到床榻前,脱了外袍,着了中衣裤进入被窝。
酆都月惊的眉头都平了,嘴巴微张。
还不过来,明天还有事物要处理,需早睡了。
......这......酆都月觉得自己在楼主面前还是蛮口齿伶俐的,这会倒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任飘渺眼神扫过来,酆都月感受到了一点不是很愉悦的意思,内心挣扎一番,终究还是踱步过去了。

熄了烛火,酆都月一动不动,谁也不知道他脑海里已经是滔天巨浪,身边平稳的呼吸无时无刻不在提醒自己,一个最让自己在意的人就这么躺在身旁,气息那么近......
唉。
?
无奈,任飘渺快速点了睡穴,才让酆都月软下身子。

凤蝶披着衣服,读完一章药理,然后放下,看着隔壁屋。
去别人屋子呆了几日,连自己屋子也不回,原来主人有这种鸠占鹊巢的爱好,真让人大开眼界。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