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吃饭就吃饭,不要说其他事情。

已经是深秋了,酆都月捧着一杯奶茶走在去市里图书馆的路上。
生了一场要命的大病之后,体质就偏寒的酆都月抱着奶茶不喝,只是捂着手。
旁边小姑娘们下了班,从地铁站里出来,裸露着小腿,风衣一角偶尔被风吹起来,高跟鞋踩在扑了梧桐树落叶的砖地上,肆意张扬。
酆都月只是裹了裹围巾,将眼睛以下埋进去,一缕白发垂下来,风中它颤了几下。
进了图书馆,酆都月才觉得自己的筋骨活了过来,将吸管戳进奶茶里,温凉的奶茶用来解渴,酆都月心满意足,上了二楼。
将包安放在自己的老位置上,做笔记的笔记本掏出来,奶茶放在一边,好让别人知道不要乱坐。
一向如此。酆都月在这里从来没有被打扰过。
可是,等酆都月借了书回来,发现自己位置上有人坐着了,还带了个大保温杯。
酆都月有些气恼,走过去,待看到正脸,他却不知道怎么办了。
神蛊温皇悠闲的翻看酆都月放置在桌上的笔记本,眼睛细眯,看不清在想什么。
原来我的员工下班经常来这里。神蛊温皇放下笔记本,摸了摸一边的奶茶。
抱歉,楼主,公司有什么事情么?如果要紧急需要处理的情况我现在就回公......
坐下吧。
酆都月一愣,也没多想,坐在另外一把椅子上。
没事,我随便看看,了解一下员工的业余活动。神蛊温皇将笔记本递给酆都月。
酆都月起身接过本子,顺便伸手要把那杯奶茶拿过来喝掉。
这几天凤蝶配了剂花茶,你来实验一下,看好不好喝。一个巨大的保温杯被移过来塞到手里。
哦,好的。本来去拿奶茶的手只能接过保温杯。
神蛊温皇自顾自的拿过酆都月借的几本书,翻看起来。酆都月小心的喝着冒着热气的花茶,修长的手指握着有些烫手的保温杯杯盖。
好喝。
嗯。
然后两个人便静静的看书,没有多少的打扰。

酆都月拎着保温杯,捧着借的两本书,走在神蛊温皇后面。
凤蝶打开了家门,看见跟在后面的酆都月也不意外,接过保温杯去了厨房。
时间太晚了,你住下吧。神蛊温皇进了主卧室。
这......不用了......酆都月连拒绝的机会也没有。
在厨房的凤蝶想了想,甩了甩手上的水,咣当打开温皇的卧室门。
你进来做什么?温皇脱了外套挂在衣帽架上。
上一次收衣服,好像把酆都月的睡衣不小心混进来了,我找找看。
温皇躺在床上,撑着脑袋,看着凤蝶在自己的一堆浅蓝深蓝墨蓝色睡衣里抽出一件奶白色的棉制睡衣......
哈,凤蝶啊。温皇仰躺在床上。
客房床没铺吧,你也早点睡,别和冰剑她们上网打游戏打太晚,叫酆都月睡到我这里。温皇起身拿过睡衣进了卫生间。

酆都月帮凤蝶洗完保温杯,拎着包随时准备起身离开,凤蝶抱了几件衣服出来,放到洗衣间。
给你。
酆都月看着手上的睡衣。
看着凤蝶恬静沉稳的脸庞,一言不发,酆都月只能让她赶紧去睡觉。
天也很晚了,主人和你两个大男人挤一间应该没什么事,也省了不少事,我要睡了。留了几盏夜灯,凤蝶进卧室了。
捧着睡衣,酆都月脸庞有些发烫。
两个男的确实不会有事,可是不包括我啊。
随即稳定下来呼吸,几个深呼吸,酆都月轻轻走进楼主的卧室。
楼主大概在洗澡,酆都月放心下来,脱了自己外套搭在椅背上。
屋子里到处可见温皇的物件,和千雪罗碧的合影,牵着幼年凤蝶的温皇,和逐年长大的凤蝶的各种合影,公司高层合影,自己站在温皇后面,一脸严肃。
那个时候你很拼啊,干掉了百里潇湘。
猛然,身后贴上一具带着水汽的躯体,升腾的热气让酆都月耳垂变红了。
楼主。酆都月转过身。
嗯。温皇躺上了床。
酆都月疾步走进卫生间,落了锁。

棉制的睡衣沾染上了温皇衣柜里的味道,酆都月被包围的不知所措,将椅子上放置的被子轻轻铺到床上,不想打扰另外一边看起来已经熟睡的人。
酆都月动都不敢动,被子里冷冷的,洗完澡的热气已经渐渐消散,手脚开始冰冷起来。酆都月悄悄蜷缩起来。
唉。
酆都月一惊,然后被拉进一个暖和的被子,手被包住,视线盯着温皇的喉结。
睡吧。
这!
我很困了,那图书馆的椅子不是很舒服,亏你经常去。下次直接借了回来读。奶茶少喝。别喝冷的东西。
嗯,知道了。
酆都月在黑暗里肆无忌惮的扬起嘴角。
晚安,酆都月,晚上不能太开心,不然真的睡不着了。额头轻轻落了一吻。
晚安,楼主。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