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吃饭就吃饭,不要说其他事情。

只是今天偶然点开那个爸爸给女儿和儿子盖被子的视频,忽然想写些什么。

一开始的时候,史艳文总是很忙,忙到三个孩子难得在白天看见她,俏如来为了好好照顾两个弟弟,于是把年幼的弟弟带到自己房间睡觉,万一出什么状况自己能第一时间照顾到。
夜里,俏如来写完作业,回到卧室,两个双胞胎抱在一起,银燕抱着的小黄鸭布偶被遗弃在一旁。
小空和银燕这时脸蛋还未长开,相似之处不少,可是俏如来还是看出那个睡觉也皱着眉头的是银燕,一条小短腿放在银燕肚皮上的是小空。
把卷在一边的奶牛花纹的毯子给两个人盖上,俏如来轻轻上了床,看着两个弟弟酣睡的脸,俏如来一阵放松,眼睛眨巴了几下就睡了。
半夜醒来,俏如来只觉得胳臂沉重无比,艰难睁开眼睛,却看见皱着眉头的小银燕拥在自己身边,安安静静,肉嘟嘟的脸上还有一点压着布料睡的印子。小空不知道怎么就一个人抱着刚刚盖上的毯子睡到了床里边,嘴砸吧着,闻着毯子上熟悉的气味深睡着。
俏如来将自己身上盖的毯子分了一半给银燕,把银燕衣服拉了拉,盖住肚皮。银燕似乎就认定这个胳膊了,不撒手,俏如来看着床里面睡的香的二弟,只得扔了自己靠着床上看书用的毯子过去,小空只是挠了挠脸,未曾被这动静吵醒。

第二天一早,俏如来正在煮早饭,门外一阵响动,本来以为是父亲回来了,没想到是叔父扛着父亲来了。
父亲他!
哼,家里三个孩子也不管,自己还在外面忙得一塌糊涂,不知道怎么想的。
藏镜人熟门熟路的踢开史艳文的房间门,将人放在床上。
史艳文西装也没有脱,于是藏镜人耐心脱下衣服,解了领带,松了领口几个扣子拉过一旁被子盖上。回头就看见三个孩子站在门口。
看什么看,去吃饭,吃完饭赶紧去上学。藏镜人倒是熟练拿出冰箱里的啤酒,坐在沙发上刷手机。
俏如来赶紧喊着弟弟们吃早饭,然后一起出了门。小空想要酷酷的背起书包,结果打到了后面的银燕,小空一惊,俏如来赶紧一手牵一个,低声安慰银燕,银燕倒是不太介意,早上二哥非要把喝了一半的牛奶给他,他肚子有点饱,没有反应过来,书包后面的小黄鸭挂坠一晃一晃。
到了学校,小空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个棒棒糖,塞进银燕嘴里,随即奔向刚刚上班的帝鬼。
俏如来看着飞奔走的二弟,看着手上还没有给的午饭钱,叹了口气。
银燕乖乖拿了午饭钱,跟着路过的宫本总司老师走了,剑无极嚼着风间始出门前硬塞的泡泡糖火速奔上来,捶了银燕一下。
俏如来转身去了初中部。
不知道小空今天又被帝鬼老师带去哪吃午饭,以后还是在家的时候把钱给了吧。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