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吃饭就吃饭,不要说其他事情。

之前匿名在群内发的。(温酆)不喜勿扰。

所以今天的惩罚是......
酆都月看着冰剑捧上来的袋子,无奈的收下了。
副楼主,愿赌服输,大家伙昨天还在想今天谁会中了这个惩罚,没想到副楼主倒是......
无事,既然说了愿赌服输,所以只要穿出去站一个小时就好了么?酆都月捏了捏袋子,对衣服布料之少皱起眉头。
......额,不用,只要三十分钟就好。冰剑怕惹事,毕竟酆都月是二把手,自己还想要评优秀员工呢!

温皇这会正巧午睡醒来,早先凤蝶放了点心在桌子旁,捻起一块放入嘴里,直觉得办公室里空气有些闷,瞅了一眼空调温度,温皇想着走出去呼吸一下空气,顺便让酆都月给屋子里收拾一下。
副楼主呢?温皇看着自己办公室对面的屋子里没有人,这有点不在常理内。
一剑随风有点不知道怎么说,只得说,副楼主在那边......处理事物。
温皇眯起眼睛,盯着一剑随风,也不点破,走开去找酆都月。
酆都月此时正穿着工作套裙坐在沙发上阅读早上没有读完的报表,白色收腰衬衫下摆塞进裙子里,丝袜也给配齐了,修长的腿配上黑色的套裙,有致的身形立显,挑染的白色长发也被放下来披散在背后,脚下还有一双高水台的8公分黑色高跟鞋。
路过此的姑娘汉子们都举着文件夹小步跑过,眼睛不忘赶紧看上几眼。
对于那些目光,酆都月不以为然,指出报表的错误之处,跟站在一旁的哑剑残声讨论着。
差不多就是这些。
嗯。
时间到了吧,我去换衣服了。酆都月扶着桌子艰难起身。
哦? 没想到副楼主也会有中招的一天。温皇站在门口,倚在门框上,肆意打量着酆都月。
楼主......
哑剑率先安静退了出去。
我的办公室乱了。温皇懒懒散散的转身就走。
酆都月咬牙,蹬着两双高跷,得先去楼主的办公室,衣服是肯定要等一会才能换了。
温皇再次躺在他那张特制的沙发上,看着酆都月整理。
我不知道我的员工还有这个小惩罚。
他们昨天新想出来的。酆都月扯了扯裙子,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像是下身赤裸的站在楼主面前。
你们昨天赌了什么?
一个真心话大冒险,我不巧,轮到我的时候我没选真心话,选了大冒险,偏偏又是他们新想的整蛊法子。酆都月整理好了散乱在桌子上的杂物,文件,零食,将杯子拿到办公室内的小茶水间清洗。
为什么不玩真心话,副楼主难道怕说出什么?温皇接着捻起一块糕点,享受着室内的整洁。
酆都月没有搭话,只听见水声和瓷杯碰撞声。
仔细清洗完,收拾好茶水间,酆都月一瘸一拐的走出来,那双细高跟真的折磨死他的脚了,等下出去就立即脱了鞋,反正楼主不在,自己也不是那么要注意仪容仪表的。
出乎意料的,神蛊温皇似乎又睡着了。
思量了一会,脑内大战了一场的酆都月放轻脚步,走进楼主。
楼主是最完美的。酆都月将温皇垂落的长发轻轻提起放在枕头边,拿起一旁的毛毯盖上。
一只手握住了酆都月的手腕。
然后天旋地转,酆都月回神时已然躺在沙发上,身上还压着一个人。
副楼主的真心话啊,很难听到啊。神蛊温皇附在酆都月耳边,感受着酆都月身上与自己同一款牌子的香水,但是与自己的似乎又有点不同,多了些暖意与......甜腻。
只要楼主想听,我就会讲。酆都月动也不敢动,楼主的皮带扣压着自己有点难受。
哦? 神蛊温皇当然知道自己这个下属的真心话,只是不太想听。
他更想证实,亲自了解。
楼主的细长眼睛真好看。酆都月只有这个想法了。
被楼主美色诱惑的酆都月显然没有注意到沿着套裙边缘滑进裙内的大手,当自己沉睡的器物被有威胁意味的捏了几下时,酆都月才意识到有些事情不太对。
楼,楼主! 两条穿着丝袜的腿不安的扭动,酆都月挣扎着想要起来,再不起来自己就要在楼主面前失态了。
哈,副楼主的诉求我知道了怎么能不帮助呢。捏住器物的手开始动作,神蛊温皇满意的看着酆都月白嫩有些婴儿肥的脸上爬上红云。
我......嗯......器物的头部缝隙被缓缓刮擦。
身下挣扎的身躯顿时腰部一软,气息也紊乱起来。
咚,一只高跟鞋掉了,砸在了地毯上。
但是已经无人理会。

办公室内洒入红霞,已经是傍晚。
神蛊温皇的手机被遗落在茶几上,办公室内的小卧室房门紧闭。
地上从门口开始落了一地衣物,可以想到当时两个人似乎有点急躁。
楼主未醒。酆都月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被人吃掉的事实,沉醉在楼主最完美的世界里。盯着楼主文雅儒秀的脸,酆都月都感觉不到腰和身后那个部位的疼痛了。
今天要加班了。酆都月预备起身,下床穿衣服干活。
长发被轻轻一扯,始料未及,酆都月向后仰,栽进一个赤裸的胸膛。
我还要休息。
工作还......
你这样生龙活虎的起来只会让我觉得我的某些能力收到挑衅。男人可是最受不了挑衅的生物,我不介意再来几轮,我可爱的副楼主啊。神蛊温皇搂住酆都月的腰,色气的拍了拍酆都月丰满的屁股。
所以,睡觉。
是。酆都月盯着自己和楼主交缠在一起的头发,开心的闭上了眼。
楼主的哪里都很完美,头发丝也完美。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