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xxy

不要轻易关注我。杂食。吃饭就吃饭,不要说其他事情。

SSHP 他们的日常

可能有点OOC了.

摩挲着哈利的脸庞,斯内普不禁想起了与这个男孩,不,已经是一个成年的男人的纠葛。
头发依旧乱七八糟,睡了一觉就更加乱了。这头乱发有时会出现在自己读书的时候,出现在自己身旁,头发轻轻刮蹭自己的脸,询问晚饭要吃什么,或者有时自己会迷了心智亲吻这乱发。波特肯定在他的头发上做了什么手脚,大概是什么韦斯莱兄弟的作品。
他们当年同居了没有多长时间,就大小矛盾不断,其中有一次吵的十分厉害,斯内普得承认,他那次说了很重的话,哈利当时一愣,整个人都安静下来了。年轻人接着有点手足无措。
斯内普意识到的时候,哈利已经走出家门消失了。到第二天哈利也没有回来,斯内普连书都看不下去了,他想了又想,还是出门去了哈利被魔法部暂时委托的傲罗工作部,却被从前的一位学生告知哈利他们那一队昨天被派出去执行任务了。
话才落下一会,哈利的那头银色大角鹿就冲进来,告诉他们任务虽然出了点意外,但是他们现在已经在圣芒戈了。斯内普立马转身就走。在医院走廊里,斯内普一眼就看出那个脏兮兮的人是哈利,头发被水打湿粘在头上,不再乱糟糟的支棱着。
这可不好,斯内普暗暗想着,这头狮子像是不会张牙舞爪了。
哈利看到斯内普先愣住了,又露出一个笑容。他的嘴角都有擦伤,斯内普大步上前,他小心的牵起哈利的左手,手腕被绷带缠绕起来了。
只是一点擦伤......真的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口......别再瞪我了......呃......我浑身还脏兮兮的......你不嫌弃......哈利可没料到昨天大发雷霆的人现在就在人来人往的医院走廊上抱住自己,这里还有他从前的学生呢。
对不起......
哈利缓了好一会才知道斯内普在向他道歉。
嗯。我想吃个热乎饭,想洗澡。哈利让斯内普坐到他身边,抓着他的手。想睡觉了,你得看着我睡着。
斯内普一一默许。两个人直到那位差点摔断自己胳膊的傲罗被通知无碍了才相互搀扶着回家。
还是乱七八糟的头发好。波特臭小子,你可改变了我的观念。
他的眉毛,也是乱七八糟,但是可不要学那家马尔福,梅林知道自己第一次知道他们家居然连眉毛都要修的整整齐齐的时候是什么心态。这双眉毛有时皱的很厉害,斯内普知道自己偶尔,好吧,好几次都过于沉迷新配方而把整个人投入魔药事业,以至于忘了要正常吃饭的时候,波特有多不赞成的看着自己。但是他什么也不说,就只是皱着眉头看着坩埚,仿佛是看着什么厉害的敌人。其实这双眉毛有些时候皱起来也有点......怎么说,斯内普心里的想法顿了顿,不能,梅林,这可是早上。
哈利的嘴唇很软,斯内普可不会告诉别人有多软。这张嘴老是说一些让他忍不住怼回去的话,有时喋喋不休,有时又安静下来,现在就很好,沉稳的睡着,在自己身旁睡着。自己将是哈利睡醒后被呼唤名字的第一人。
可自己还是想起来第一次从哈利嘴里听到对自己的告白后,梅林啊,那可是一场灾难,之后也是一场大灾难。稳定下来可不容易,斯内普稍微搂紧了哈利。两个承受很多过的人还是坚定的走在了一起,并且日子也过的还不错,斯内普年少时可没有想到以后自己的生命甚至是爱侣都是这样的跌宕起伏。
哦,还有那双眼睛。提起这双眼睛可真的闹了不少事情,斯内普将挡在哈利眼皮上的刘海拂开。
昨天晚上它们可真的很漂亮,是属于哈利自己的色彩,活泼,勇敢,充斥着对斯内普炽烈的爱意,还有一点愉悦的泪水。这是哈利自己的颜色,不是像谁,他就是哈利。
现在这双爱恋自己的双眼就看着自己。一个同样头发睡的乱糟糟的斯内普。
西弗......你醒这么早?
......嗯。斯内普收起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法。
哈利将脑袋凑近斯内普的颈侧,闻着爱人身上淡淡的药草的味道,微微的笑了。
早上要吃什么。哈利问道。
我来准备。斯内普将被子拉上来一点,他可看见哈利的肩膀刚才露在外面了。
好的。哈利在斯内普的脸颊上印上一吻。
斯内普下了床,双手撑在哈利身侧,看着那双绿色的眼睛,也微微笑了,轻轻吻在那张柔软的嘴唇上。
看,他今天呼唤的第一个名字依旧是我。

评论(6)

热度(75)